联系我们
  • 双龙乐园有限公司
  • 全国服务热线:4008-888-888
  • 手机:13588888888
  • 传真:+86-123-4567
  • 邮箱:9490489@qq.com
  • 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当前位置:光速生肖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对话叶刘淑仪:换人不换局 香港“三座大山”难推倒

时间:2019-08-14 14:13 作者:http://lvjp77.com

多维:日前你针对反修例提到,“换人不换局”可能起不到任何作用,“换人”的意思大家都知道,但是“换局”有多种解释,在你看来当下的“局”是什么,如果“换局”要怎样换?

叶刘淑仪:
“换人”是比较容易的,而现在的局就是民怨很深,基于很多内部的问题,土地房屋的问题很严峻,贫富差距很大,其实香港青年的出路的确是非常窄,而且香港的竞争力下滑,很多青年对前途都很泄气。特别是中国入世之后20多年来,经济急速冒升,的确对香港经济是有冲击的。比方香港的集装箱码头,吞吐量不断下跌,就是遇到了来自内地的竞争。香港年轻人,就算是优才,也遇到了强烈的竞争。比方说在国金中心,很多的国际律师事务所、咨询顾问、会计师也越来越多优才可以担当这些工作了。

过去香港是转口港,而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,香港的中间人角色就淡化了,香港年轻人的出路是越来越窄的。为什么这么多香港的状元们都想念医科、牙科,因为一般除了当专业公务员、金融人士,其他很多毕业生月收入都是一万多港币,以香港的生活水平,一万多港币的生活水平是不好的。

无论是三年前的旺角骚乱,还是这一次的暴乱,会发现年轻人中有大学生,包括港大的。而很多使用暴力的是厨师、运输工人。参与旺角的暴乱都是体力劳动者,没有什么收入上升的人。

所以“换局”就是,香港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问题,都需要大刀阔斧地改革,才可以改变这个局面,这是内部的问题。还有另外一个局面,就是“一国两制”22年以来,我是这条路一路走来的人,香港回归的时候是很乐观的,真心觉得明天会更好。但是现在,年轻人对“一国两制”没有信心,觉得自己在国家的地位越来越小。

年轻人国民身份认同感没有增加,也就是对国家的认同没有增加,对“一国两制”的信心,不说减少,也没有增强。这个局怎么改?

香港无论如何都是国家的一部分,绝大多数的年轻人移民是很困难的,移民去西方的发达国家是没有人要的,这些国家都要优才,除非他们移民到台湾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。因此这个局是要改的,我希望找到一个破局的方法,去解决香港内部的经济与民生问题。还有就是“一国两制”快到25年了,可以增加香港人对“'一国两制'是香港最好的出路”的认同。

多维:现在的香港,无论是经济、民生的问题,还是“一国两制”的问题,都是结构性的问题,破局并不容易,甚至特区政府有的时候一味向商界让步,也让原来的“局”越来越复杂。另一个问题是“一国两制”的认同感,有历史遗留的问题,更不用说现实层面,港人对内地存在着不信任,甚至一种恐惧感。基于这些问题,如何才能真正破局?

叶刘淑仪:
香港的经济、民生的问题,最难解决的就是土地短缺,因为要填海。根据香港的制度,要逐步在立法会申请拨款,还要面对司法复核,很多环保分子会通过司法复核拖慢整个程序,东大屿起码20年到30年才能实现,其实现在的机会是比较渺茫的。

土地是比较难解决的,其他方面,林郑月娥过去谈过“三座大山”,都可以解决。“三座大山”之一就是领展的问题,房屋委员会卖了180个公屋商场给领展,领展就不断交租,形成了公共房屋商场的租金很贵,而且把小商户赶跑。一些过去的个体户、小商户的生意都不能维持,增加贫富差距,这是可以解决的。通过法律归还加租的幅度就可以,可以实施租管,过去香港都有租管的,我提出一个私人条例草案,给特首讨论。

另外一座大山,就是市民经常投诉的地铁车费的问题,其实也可以解决的,因为现在的模式,就是跟私人的运输公司一样的,变成一个只加不减的机制,其实可以改变一个利润管治机制,好像电力公司一样,我有一套建议,要是特区政府可以实施,车费可以大减。

其实领展和地铁是香港股市表现最好的公司,因为他们垄断了修铁和地产。但是从地产赚来的钱,不用来补贴车费,这是不应该的,这些都可以改的,市民会欢迎的,市民会感受到政府是希望打造一个比较公平的社会。还有其他的问题,比方医生短缺、人手不够,都可以解决的,要大刀阔斧地来干。

但是,国民身份认同的事情就比较困难了,也不是不可以解决。要了解原因,给出应对的办法。原因是什么?第一,是教育出了问题;第二,是价值观出了问题。因为二十多年来,特区政府都没有在价值观上掌握话语权。比方港英年代,有文字记载的,英国人用什么价值来管治香港?是民主吗?不是。是人权吗?不是。是用儒家的思想,克勤克俭、勤奋向上、爱护家庭、重视教育、互助互爱。

香港有互助委员会。1967年暴动之后,英国通过十年建屋计划、暑期青年活动计划,每个地方都有音乐统筹处,很多的文娱中心,让港人听音乐、学音乐、搞文化活动,充实的生活,还有民政主任制度。这些都是,在价值观上鼓励互助互爱,这就是狮子山精神,英国人就叫香港人要勤勤奋奋,好好工作,发展经济就没事了。

但是英国在撤退前的十多年,就开始推民主、人权。香港的人权法是1990年代通过的,个人私隐保护条例、平等机会条例、还有所有反歧视法例,所有有关人权的条例,都是1990年代通过的,就是英国人在离开前,改造香港,改造成西方民主政体那种的价值观,而且不得不说很成功。

多维:用内地现在的说法是,港英政府在香港回归之前“埋了很多个雷”。

叶刘淑仪:
港英政府“埋雷”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香港回归后的四个特首都没有把握话语权,而是给人牵着鼻子走,所有公务员都是干什么都害怕。比如香港的智慧城市为什么打造起来这么慢呢?今天看报纸就知道,香港的智慧灯柱有三大功能不能启动,因为侵犯私隐。所有都是把人权和私隐放在最前,就培育了年轻人只是自由,没有责任感,只知道个人的自由,没有看整个社会的需要,年轻人只知道索取,没有想到给与。价值观就出了很大的问题。

现在年轻人越来越自我,我毕业的时候,是负责养家的,当年都是这样的,现在行吗?我也同情年轻人房价高,毕生后也买不到一个像样的居所,这很值得同情,应该帮他们解决问题。

上一篇:上海东方卫视在线直播「高清」

下一篇:对话港府智囊:当意识形态压倒一切 香港问题还有解药吗